聪明人为什么不统治世界

来纽约念博士以后,渐渐认识了校内外各式各样的聪明人。他们每每天资过人、智商极高,而且大多爱好学习、勤于工作。很值得庆幸的是,我总能向他们学习到很多东西。在学校博士的圈子里,大多是高智商+埋头念书的一类人。而我渐渐的认识了社会上各种不一样的人以后,慢慢发现,如果以后不在学术这个圈子混了,即使你如何能在数学上完爆别人,甚至如何比别人更能吃苦耐劳勤奋工作,却不一定找到比别人好多少的工作。而且随着工作时间越来越长,智商因素在绝大部分工作中占的比重却越来越低。说白了,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聪明人统治的。


先换个话题,聊聊我的两个业余爱好——围棋和德州扑克。这两样东西占据了很大部分的业余生活。
我是1995年马晓春两夺世界冠军的时候接触围棋的,一眨眼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了。围棋曾经带给我很多快乐,当然也有一些荣誉,各种奖杯奖状曾经塞满了我的书架。直到现在,我的围棋水平,可能仍然是在北美比较高的。
但这两年来,我除了每年偶尔参加美国围棋协会在纽约附近组织的几个公开赛,几乎从来不下围棋。原因很简单,改打德州扑克了。事实上,我的一位“忘年”棋友,北美老围棋冠军、曾经在纽约文化沙龙给过“围棋之美”讲座的黄克,他跟我说,他过去的一帮老棋友,大多都开始打扑克了,而且有些还成了职业牌手。

这其实最正常不过了。在美国最大的围棋比赛——美国围棋大会,最高级别的冠军奖金也不过区区五千美元,而竞争无比激烈,前几名无不是在棋上天赋极高,天天泡在棋上的半职业选手,或者干脆就是原来中国、韩国过来的职业棋手。而对于一个职业的线上扑克玩家来说,一天赚五千美元也不算什么难事吧。

聪明人为什么不统治世界


围棋虽然现在在北美的影响力慢慢在扩大,但与国际象棋与桥牌相比,还是要逊色得多。但客观地说,即使是国际象棋或者是桥牌,它们的影响力跟德州扑克相比,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相提并论的。随便插一句,在金融工程stochastic volatility模型里,有一个很著名的Heston模型,它的发明者、马里兰大学金融教授Steven Heston,也热衷此道,并且写过两本关于扑克公开赛的书。而曾经被我们系录取的MIT博士Will Ma,更是居然正儿八经在MIT开了一门三个学分的讲扑克的课。

围棋是永远不可能像德扑那么流行的。因为围棋太难了。在这里我讲一个小故事作为例子吧。话说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两个德国的数学家偶尔在报纸上看到了介绍围棋规则的文章。他们看完之后,有一件事怎么也搞不懂。报纸上介绍完规则以后,还附有一张当时职业棋士的棋谱。这张棋谱没有下完,因为一方认输了。但两个数学家研究来研究去,都觉得是认输的那一方领先。当时欧洲并没有多少人下围棋,他们也没有地方问。于是他们觉得这棋谱印错了。后来有一个日本的棋手到欧洲访问,他们就专门找那个日本人请教。日本人告诉他,棋谱没有错,再走几十步以后,认输的那一方将无法继续。

聪明人为什么不统治世界


其实数学家,尤其是德国的数学家,都是绝顶聪明的人。这个故事说明了围棋有多难。事实上,正由于围棋如此之难,导致下围棋的里实力产生巨大的差距。低水平的人与高水平的人下,将几乎没有任何机会,而高水平的人之上又有更高水平。实力悬殊的等级森严,导致刚入门的人,往往遇到高手以后有畏难的情绪,于是真正留下来的人就不多了。
金字塔形的人才分布,和明显的实力鸿沟,这种现象在数学竞赛和竞技体育里面也很明显。比如乒乓球比赛,市队的打不过省队的,省队的打不过国家队的,国家二队的打不过国家一队的,一级一级相互之间的实力差别壁垒森严。数学竞赛也有类似的现象。
这种现象的好处是,实力的差距一旦形成,就几乎没有办法被打破。因此真正有天赋的好苗子,他们不需要考虑太多东西,只要潜心训练,把自己的实力优势练出来,别人就很难在这个领域跟你竞争。事实上,从高中、大学一路走来,我见过太多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去上自习”的学霸了。因为对他们来说,做一个学霸不仅能给他们成绩上的优越感,而且这种优越感一旦形成,还不容易被人抢去。

但问题是,这种游戏的性质,决定了它毕竟是少数人的游戏。而德州扑克恰恰不是这种游戏。首先,我原来也说过,德州扑克是一项运气成分占相当大比重的游戏,因此美国法律规定它是赌博而非竞技。虽然也有人研究过,在世界扑克大赛WSOP中,职业选手的表现明显好于业余选手。但单看世界扑克大赛最终桌的那十个人,每年都几乎没有重样的,更不用说卫冕冠军的难度了(真不知道Johnny Chan当年是有多幸运才做到的),这项比赛的随机性可见一斑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22qp.com/a/jingyan/914.html